欢明境

确定不关注我?

助六你在教少爷什么啊哈哈哈。
不过我记得后来剧情里有一段时间不让说这种段子了,少爷还有点消沉呢。
不过动画没制作这种真的很失望,想听石头的音和少爷的人设说艳情段子啊啊啊。

重温,第三集,开头就是OP(这话说的哪里不对却又好像没什么不对)
爱死这个OP了,不过网易好像没有哈哈哈
那个嗓音和语调!
不禁让人想起美代吉。
还因为这首歌喜欢上了《歌舞伎町的女王》(是这个翻译没错吧。)

重温昭和元禄落语心中

动画版,第二集

菊比古和初太郎(助六)刚入门的时候

初太郎说的落语,少爷笑了,然后我就在想,这会不会是少爷第一次听落语,或者会不会是少爷第一次觉得落语有趣呢?

然后想对的,初太郎也因为这个被收到有乐亭门下,不得不感叹

都是孽缘啊。


《初食》A英甜文

接初语初恋啊!看看之前的吧!

OOC!但是甜!

明星Ax撑杆跳选手英


5


“非常感谢您送我回来!”英二认真的向亚修和肖达道谢。

“不用客气。”肖达一摆手,关上车门离开了。

真是不可思议呢!英二想着,竟然和大明星搭上话了,还坐了人家的车回来。

其实都不算什么吧,亚修还吃了他的冰淇淋呢。想到这,英二耳朵刷的红了起来,忍不住的想到亚修微微弯腰,舔食冰淇淋时那一闪而过的舌头。

“什么啊!”英二暗自懊恼。

回到寝室,英二一下躺倒在床上,不知什么东西硌在后颈上,顺手摸了摸,竟是一个粉色的信封。

躺着身子,把信封举到面前自己查看,隐约还能闻到甜甜的香气,大概是用了带香味的信纸吧,之前学校的女孩子也常用的,为了给心爱的男孩子写情书。

想了想,大概是那个时候掉在兜帽里的吧,还给他好了。

“真好啊,被那么多女孩子喜欢。”

想着这句话,英二竟不知不觉的睡着了。


6


亚修有些不明白,为什么床头会出现一只不是自己的袜子。

虽然很明显是洗过的,但还是忍不住嫌弃,因为肯定穿过了。

“喵~”猫从地毯跳到床上,冲他米咪的叫。

不知怎么的,亚修竟然从一只猫的眼睛里看见了炫耀。

亚修顿悟,肯定是这只蠢猫把袜子叼回来的!他听说过自己猫咪把捕捉的猎物送给主人的,但是他家的猫,送袜子是几个意思,不禁让人怀疑猫的智商。

也加深了亚修对于这种生物的烦躁。

偶尔一次亚修也就算了,但是他家的猫竟然连续几天叼回了袜子,而且看得出来,是不同的几双。

晚上,亚修换上了运动鞋,在床上和衣而卧。

“吧嗒。”一声细微的声响,亚修知道那是他家猫又出门了。

屏气凝声,亚修跟在猫后面,轻巧的像只豹子。

又如同一个技艺精湛的杀手。


本来以为这回能写完的,没想到还得有一章,喜欢亚修的可以给我点个关注哇!


#非原创#
图是在空间看到的!
“我还在这里,他已经不会老去。”

《初语》a英 甜饼

接上篇《初恋》
OOC!依旧
真·电影明星亚修x撑杆跳选手英二

3
到了放假时候,英二还是出门逛街了,他是被教练赶出来的。
从那天摔下垫子之后,英二就觉得哪里不对劲,明明没有受伤。还有做练习时,总是不经意走神。
英二把手揣进夹克口袋里,随着人流慢悠悠走着,天阴阴的,温度刚好舒服。
忽然一阵音浪袭来,差点被音乐声吓的摔倒,抬头看去,好像是某电子产品正在做活动,不知什么时候现场已经禁严,除了几步一个的保安外,还能看见警笛闪烁的灯光。
英二打量了下四周,发现好像进到了年轻女孩的海洋里,隐约才会有几个像自己一样的男人。
“真是头疼了啊。”英二想往外走,却发现已经被人群推到了相当靠近舞台的方向。
“亚修!”
“亚修!”
“亚修!”
举着应援牌的女孩一声声的呼唤着自己的偶像。
就见一道身影从舞台下走了上来,在阴沉的天气里,就像一道金色的光芒,将阴霾消逝溶解。
亚修登上舞台,向着众人一招手,台下的女孩们又是发出一阵尖叫。
之后发生了什么英二一概不知,只是那个金发少年的身影,深深的印在了他眼里。
亚修望向台下,竟然看见了那个从跳高杆上摔下来的笨蛋。
是和女朋友一起来的么?亚修扫了眼挤在少年身边的女孩子们,没有和他看起来特别亲密的。那就是来看自己的了?想到这里,亚修心情忽然好了起来,绽出一个更加灿烂的笑脸,惹得台下又是一阵尖叫。
活动结束的时候,一如既往的,从舞台下向上,竟下起了情书雨。
在一片粉红色的氛围里,亚修走下舞台,而他的助理们,小心的收起散落在各处的情书,也离开舞台。
4
英二从人群里挤出来,呼吸到一口新鲜空气,不禁感慨到:“真受欢迎啊。”
又觉得这种气氛不适合自己,匆匆挤出人群。
回到保姆车里,亚修用脚尖点了点装在外出箱里的猫,惹得猫一阵暴躁。
“肖达,你说猫不吃东西会是什么病啊。”扭过头问经纪人肖达。
“大概是消化不良之类的吧,要不就是出去打野食了。”
“噫。”亚修一脸坏笑。
肖达被他笑的发毛:“你家附近不就是山区么,猫会去捉小鸟之类的吃的。”
家附近么?亚修想,却又想去了那个像鸟一样飞起来的少年。

亚修拎着外出箱从宠物医院里走出来的时候,脸黑的像煤一样,医生竟然说这只猫非常健康,没得病,还问了他是不是虐待它才导致猫不进食。
“绝对是打野食去了。”亚修恨恨地想,不禁有些出神。
“那个?”英二见对面金发少年面色凶狠又盯着他手里的甜筒看,不禁说:“不介意的话这个送给你吧。”
还好今天甜筒特价买一送一。
亚修下意识的在送到面前的甜筒上舔了下。
猫咪忽然在外出箱里蹦蹬了起来,亚修这才回神。
英二拿着被亚修舔过的甜筒,脸有些红。“不介意的话,还请收下吧。”
都舔过了,能不收么,亚修面上有些挂不住,单手摘掉了脸上墨镜:“谢谢,我就收下了。”

雨忽然下了起来。
“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你是x训练场的吧,我正好要去那里,顺路送你吧。”亚修真诚地说。
英二有些无法直面这么热切而美丽的双眼,微微别开脸:“好的,那就麻烦了。

以上,喜欢的话还请留言心心关注一波啊。
被banana虐到心肌梗塞开始自己产糖吃。

明月千年 丝路 脑洞

最喜欢没有伤害过老王的丝路了啊! 悄咪咪摸一个 丝路组!
时中秋,月甚明。
乍凉天气,王耀独坐在庭院前,对着那一轮明月发呆。
“哥哥,今天有点冷啊。”王京将挂在臂弯里的薄被为王耀披上。
“都过了秋分了,能不冷么。”王耀笑笑,拉了拉身上的薄被,触手处,丝滑微凉。
“这薄被面是从仓库里拿的么?”王耀问。
“被发现啦。”王京笑了下,向来严肃的脸上也有了一丝害羞:“前几天在仓库里找到的,就拜托王浙做了薄被。”
“真是上好的丝绸呢。”王耀笑笑:“你也别在这里陪着我了,你每天都那么忙,快去工作吧。”
王京上前摇摇王耀面前的酒壶,还有半壶,应该够他喝的了,于是道“就这些,别多喝,喝完就去睡觉。”
王耀连连摆手:“知道啦知道了。”
见着王京离去的背影,王耀扯下身上的薄被,将脸埋在里面:“丝绸,塞里丝,只有你一人的称呼,塞里丝。”
不知不觉,抱紧身上的薄被,不知是醉还是睡了过去。
明月高悬在天际,照耀今古之人,岁岁年年,只是物也逝,人也非。
月光温柔的笼罩在他身上,丝丝缕缕,如前尘往事,勾人回忆。

“这是?”王耀睁眼,眼前一片荒凉,漫无边际的黄沙。自从被王京接到家里之后,好像很久没见过这种情况了吧。
“王耀,发什么呆啊,快走吧,据向导说,我们今晚就能走出这片沙漠。”
“嗯。”王耀应声。
“然后就能见到传说中的罗马城了!还有向导说的能容纳好几万人的斗兽场。”
我这是做梦么?王耀听到他说着罗马城的斗兽场。
转念一想,是梦也好,见一见他罢。
又跋涉了将近一月,再踏入罗马城的时候,依然是震撼的。
那是一种完全不同建筑,精美的大理石雕像在日光照耀下反射出金色的光。
“这才是真的黄金之城吧。”因着岁月太过久远,王耀已经记不太清当年罗马城的模样了,唯一记得的,只是那个人英俊坚毅的脸庞。

啊啊啊,中秋节要过去了我还没写完,暂时写到这里吧,如果有想看后续的人的话,会继续写下去的。
喜欢还请给心心点赞关注一波啊

初恋

吃太多刀片以至于想自己写糖!
OOC!看,还是大写的!
心疼亚修小天使,所以设定成了真·电影明星亚修x撑杆跳运动员英二 以上,OK?

1 尖利的哨声划破宁静,撑杆跳队员一下躺在了地上。
“起来!都走一走!刚跑完就躺着想干嘛!”教练大声喊着。
只有英二在强大的意志力下,沿着树荫慢走,夏日傍晚微凉的风吹去了一丝燥热,心情也慢慢平静下来。
“英二,教练说后天给我们一天假,我们去打电玩吧!”
“不了,我还是呆在基地训练吧。”英二婉拒了。
“也对,毕竟你有可能拿到全国赛资格嘛,和我们这种混日子的不一样。”队友说这话时并没有恶意,却依旧让人听着不太舒服。
“那我们出去玩就不喊你了,你要从市区带东西回来么?”
英二想了下,道:“那帮我带包猫粮回来吧,我担心总喂猫我们的食物不太好。”
“行,我给你带,不过你得藏好别被教练发现了啊。”
“嗯,谢谢,辛苦了。”
少年们勾着肩膀离开了。
那只小猫从他集训开始就出现在了基地,漂亮又干净,蹲在集训基地高墙上面,俯瞰众生。那气质,当真是目中无人。
“真漂亮啊。”英二当时从墙边走过,手里端着准备打回宿舍吃的盒饭。“是附近有钱人家养的吧。”他心想,不过这个主人绝对不称职,还不喂猫。
因为小猫已经从墙上扑了下来,叼走了他饭盒里的三文鱼。

2 想到这里,英二也觉得有些饿了。
“再跳一次,就去吃饭。”
助跑,撑杆,起身。
在跳过顶点的瞬间,目光跃过高墙,不由自主的被一张面孔吸引。
耀眼的,明艳的,让人不经意就被摄了心魂。 只是一眼,就让英二乱了手脚,竟忘记了改准备落地动作,就那样从半空中摔到了垫子上。
“好险,没有受伤。”
从垫子上爬起来,英二觉得心跳地有点快,那种身体不受控制的感觉,虽说不上坏,但也太奇怪了,他这是怎么了。
亚修正在自己阳台上给猫梳毛,烦的不得了,这猫是上次做模特时一起拍照的道具,结果拍完之后,月龙非说那猫和自己长的像,硬塞给了自己。
结果自己出去拍戏,把猫忘在了家里,等想起来的时候已经过了一个礼拜,急忙赶回来,看到还活着没有被饿死的猫,舒了口气。
向外看去,不远就是一个训练场,那里的学生们好像有用不完的精力,偶尔住在家的几天,每天早晨很早的时候就能听见他们训练的声音。
想到这里,亚修更烦了。
那个飘在空中的人影是怎么回事,已经比训练场的墙高了吧!亚修内心暗自吐槽,也注意到那个少年看向了自己这边,然后手忙脚乱的摔了下去。
“真蠢。”亚修说着,白皙的耳尖却微微泛红。
摸了摸手边的猫,皮毛顺滑的手感使他眯起了眼睛。
少年飞扬而起时,被风掀起的运动服,和在宽大运动服下,纤细有力的腰肢,萦绕在脑中,无法散去。





估计还会写,以上,希望能看到这里的给个红心心,评论的话爱你呦~

忽然喜欢上了后摇。
很奇怪的,明明以前没有任何接触,不过是在东京残响的配乐里(菅野洋子真的超级棒)听到了一点,就开始沉迷。
不知道什么乐队,就是搜搜歌单,然后一首首听,大多喜欢。
后摇真的是一种很奇怪?怎么说好呢,就是能让人听完后记住那种感觉。
后摇给我的感觉就是,躯壳处在繁华中,灵魂依然落寞。淡淡的忧伤和看透一切那种冷静。
像午夜隧道里的吉他歌手,弹唱着自己的歌,一辆辆车从身边呼啸而过,尾灯在黑暗中划出好看的虹色,同时,把歌声带出老远,在长长的隧道中飘渺消散。
后摇总是令我非常放松,逃离现世,沉浸在乐队为我架构的世界里,获得片刻安详。

#欢明境#临崖而舞


从一开始,红衣就知道,自己就像行于崖边,稍有不慎,便会粉身碎骨。

红衣爱上了一名琴师,天下第一的琴师。想听他弹琴的人从长安排到了燕京,他却什么都不在乎,只有在秦淮畔最美的花魁相邀的时候,才肯赴会。

“那个花魁真心不怎么好看。”红衣这样想,“还没有我漂亮。”于是拆开发冠,挽成发髻,摇曳生香,顾盼余晖。

红衣开始学习,学习怎么走路才能最风情,学习眉眼如何才能最脉脉,学习言语温柔清甜。胭脂涂匀,眉黛扫罢,他看着手中的绣花手帕,知道可以了。

无需多言,红衣只走到琴师面前,盈盈福礼,道:“红衣但求高先生一曲。”

琴师应了。

“当真不愧第一琴师的名头。”看着面前正弹琴的高先生,红衣暗自嗟叹。

一曲罢了,红衣还沉浸在琴音的余韵中,心里却带着惋惜的,大概缘尽于此了吧!

“后日,我将在竹舍小邀知音,不知红衣姑娘能否赏脸。”

红衣没预料到高先生会同他讲话,微微吃惊,旋即急切应下。

到了那一日,红衣赴约,依旧一身红衣,映得眉目含情。

高先生的友人见到红衣到来,皆是笑面相迎,热情的叫红衣有些吃不消。

“行了。”高先生抱琴而出,阻止了友人的热情。

高先生似乎很高兴,连奏数曲,到最后,席间竟只剩高先生和红衣二人。

“吾有一曲,专为红衣姑娘而谱,不知红衣姑娘可愿意指教。”高先生看向红衣,眼中温柔似蜜。

“唯愿洗耳矣。”

更胜杨柳三月青,不输六月艳极花。红衣溺毙在琴曲的缱绻中,满心的欢愉。

次次相邀,处处温情,红衣只道此生无憾。

又一次曲罢,高先生主动走下琴台,到红衣面前,搂住红衣肩膀,问道:“你可愿?”

那能奏出世间最美曲调的手指,正放在红衣肩头,拨动他的心弦。

红衣抬头,伸手搂住高先生脖颈,呵气如兰,璨然一笑。

高先生掐住了红衣的瘦腰,吻上红衣的唇。

几经辗碾,红衣已经躺倒在席上,发髻半散,呼吸凌乱。

高先生摸到红衣的衣带,刚要拉开,红衣一把摁住了他的手,巧笑道:“刚才那首曲子,我还要听。”

高先生果然停手,磨蹭下红衣的脸颊,道:“好,不过不能只让你开心,可会乐舞?一齐可好?”

红衣不想拒绝,只见多宝阁角落上搁置着一把长剑,伸手拿过,吹去上面的积灰,示意他要舞剑。

高先生笑道:“会乐舞的不少。舞剑的倒是没见过,红衣你果然不同!”

红衣心中微痛,却仍面上带笑,索性解开发髻,携剑起舞。

艳极胜血,飘若流云,银光闪烁着凌利,乌发犹如流墨,披散蜿曳。

舞毕,红衣拜别。

时隔半月,红衣再次递出请帖,请高先生到月光崖一叙。

坐在崖边,红衣看着脚下,深渊万丈,一旦跌落,尸骨无存。

高先生到来时,被红衣吓到,急忙拉住红衣。

红衣低眸看着他的手,说:“能不能再弹一曲先生为我谱的曲子,我跳舞给你看。”

高先生笑允。

衣袖纷飞,倩影流转,裙袂四散好似欲燃的榴花。

红衣越转越快,渐渐靠近崖边,忽然一个下腰,跌落山崖。

风鼓起他的衣袍,头发也松散开,纠缠挣扎。

这样就够了吧……红衣心想,这样他就能永远记住那个最美的红衣了!他不敢想象高先生厌恶他的样子,如果被高先生厌恶了,还不如死去。

“红衣!”高先生起身,匆忙间,膝上的琴掉落在地也不在意,却来不及了,眼睁睁的看着那抹姝丽,消失。

月光崖上忽然起了雾,那真是一场大雾,好像要把一切都尘封埋葬。

高先生在崖边坐了许久。

长叹一声,离去。

他或许知道了,或许不知道。

红衣至死也不愿说出的。